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面试 >

2018选调生面试热点:街头艺人持证上岗引争议

2018-05-18 11:50:58 分享到:

京佳教育

  【热点聚焦】

  今年3月底,成都市文广新局正式公布2018年首批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,满足要求的街头表演者,通过选拔后持证上岗,有242名个人和114个团队报名,有100位街头艺人(团体)进入复试,最后选拔出首批47位街头艺人。

  “五一”小长假,成都街头艺人招募项目选拔的首批47位街头艺人(团队)持证上岗,在成都IFS、宽窄巷子、东郊记忆等地表演,让音乐带着市民和游客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,他们的“街头艺术”成为了成都的一道文化新风景。

  有人说这是当地政府积极行政,创新城市管理的良策。但也有人认为,这是一种擅设行政许可的不当做法,应该纠正。

  【正面观点】

  城市治理要创新,更要规范。成都的做法不失为一种有益尝试。让街头艺人持证上岗,是规范经济活动、维护文化市场秩序,也是对社会治安的整顿。这无疑是现代城市文化和人性化管理的双赢。既体现了城市治理的规范性、包容性,又给城市文化提供了足够的、自由的发展空间。

  【积极意义】

  其一,“持证上岗”给街头艺人提供了更规范、更受尊重的表演空间,同时也让老百姓接触到更多元、更活泼有序的街头文化。如今,很多民间传统艺术逐渐失传,街头表演的内容和形式也相对单一,或许城市对街头艺人和街头艺术的规范可以成为一个契机和渠道,既让街头文化与时俱进,也能挖掘出更多精彩的传统艺术。

  第二,街头艺人是个鱼龙混杂的群体,加强净化和规范,很有必要。打把式卖艺的可能会用摧残孩子为卖点挣钱,耍猴戏的可能会用虐待动物为手段牟利。到底什么样的表演是民间艺术,没有人把关。现在有了街头艺人持证上岗制度,就会改变鱼龙混杂的局面。街头艺人的证书上明确标明表演项目,这种前置过滤很有意义,也起到很好的引领示范作用。

  第三,有效地整肃街头秩序,立竿见影地解决街头表演影响市容市貌、交通以及噪音扰民等问题,让艺术与城市文明更好兼容。比如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都有指定的表演区域,演出时间也规定得明明白白,城管管理更加有理有据。如果违规,民众还可以投诉。

  【反面观点】

  第一,这种一刀切的做法,变相提高了街头艺术的门槛,会影响艺术生态的发展,同时也剥夺了部分弱势群体谋生的权利。街头艺人是社会底层自谋生路的一个弱势群体,他们大多数都是因为生存艰难而选择了这样的生路,靠本事靠别人施舍而自由从业。现在,更有一些年轻人为追求自己的梦想选择这种生活方式。靠“打把式卖艺维生”的街头艺人,历来被认为是“三百六十行”以外的自由职业者,政府不该设限。

  第二,这是一种擅设行政许可的不当做法,应该纠正。在依法治国的社会环境中,国家权力和政府行为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格限制,而对公民的权利却应该行使“法无明令禁止即合法”的权利推定原则。在法律没有明确禁止的条件下,每个公民都有权在街头这样一个公共场所展示自己的才华,也有权利获取别人因为欣赏自己表演而自愿赠与的钱物。即使他并不贫穷,只要他愿意这样做并且没有损伤别人的利益,没有破坏公共秩序,他就可以这样做。现在推进依法治国,政府在各个方面都不断明晰权力清单,大量撤销过去存在的多种不当行政许可,简政放权,把更多权利还给百姓,成都却要给街头艺人设置这种行政许可,这是逆向而动,依据这个道理,接下来,大妈跳广场舞也要有许可证。

  《行政许可法》对行政许可设定权限采取的是法定原则,地方性法规只享有补充性设定权和对实施法律、行政法规设定的行政许可的具体规定权,地方政府显然无权设定这种许可。从法理的角度来看,这种行政规制于法无据,已经违反了《行政许可法》的规定。从“法无明令禁止即合法”的权利推定原则来看,对原来没有禁止的项目现在却要设定禁止,这是典型的擅设行政许可。

  第三,按照《行政许可法》的设定原则,能够通过市场方式解决的就不设定行政许可。艺人街头表演,大体上属于社会和市场能够自我管理、自我调解的事情。从表演水平上来说,唱得不好,观众不买账,艺人自然混不下去,既然市场规则能自行择优汰劣,就没有必要设定行政许可。

  【建议措施】

  对于街头表演加强规范和加强管理,主要是因为街头表演会影响市容市貌影响,造成交通不畅或者噪音扰民。这些问题确实是存在的,但只要问题没有严重到社会难以自我调节、非要政府出手的程度,政府就要慎重考虑出台行政许可制度的必要性。

  在我看来,即便需要出面管理,也可以用更为简化的方式。比如采取“民不告,管不理”的原则。街头表演和街头扰民的界限,由现场的民众来判断。民众觉得是艺术享受,则可尽情欣赏;如果现场民众觉得难以忍受,可以投诉,相关部门接到投诉进行处置即可。

  很多公共事务,社会和市场能够自我管理好,或者自我管理有瑕疵,但社会危害很小,对公共利益损害不大。在这种情况下,其实需要管理部门有效放权。如果事事都要管,则会把宝贵的管理资源分散。好钢用在刀刃上,有限的资源,还是集中用在社会治安、食品安全这些方面更好。

欢迎来到京佳教育,请选择合适的京佳教育校区所在省份 ×